2015纽约亚洲艺术周之四:谁在接盘安思远

时间:2015-03-24

西藏十一/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以486.9万美元被上海藏家刘益谦收入囊中

  导言:第七届纽约亚洲艺术周今天进入尾声。本届艺术周因佳士得推出了五场安思远私人专场拍卖而备受瞩目。至记者截稿时,已有四场圆满收槌,收集到的前三场数据均显示为百分之百成交。其中以第一个夜场的成绩最引人瞩目,总成交超6110万美元,其中有15件拍品超过100万美元成交,5件拍品超过500万美元换手,并诞生四项世界拍卖纪录。其余两个日场也成绩斐然,其总额分别为3914万美元和819万美元收官。一声声的落槌声,伴随着一阵阵喝彩声。当安思远的藏品从此天各一方时,是否这位中国艺术品收藏巨擘所代表的一个收藏时代也告一段落?

尼泊尔十三世纪鎏金铜观音立像以822.9万美元被亚洲私人藏家竞得

  一个收藏时代的终结? 

  在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每个阶段中,总有一两个大藏家或古董商可以影响一个时代的审美。安思远即是当代最为著名的亚洲艺术收藏家,他因其远近闻名的明式家具珍藏而被称为“明朝之王”;又因其出售稀世珍品淳化阁贴给上海博物馆而让中国大众所熟知。随着他的离去,很多人相信一个时代就此终结!因为在他之前曾有大维德爵士、洛克菲勒等一批热衷中国艺术品大藏家、古董商相继离世,而后继无人。佳士得副总裁Tina认为:“安思远先生的离去确实意味着在美国——那个特定时代的收藏风格终结了。我认为在亚洲艺术领域,他是唯一一位收藏门类如此之广的艺术品商人。他不仅是中国艺术品商人,也涉足日本、印度、柬埔寨、泰国及南亚艺术,并且都很深入。这种‘泛’收藏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。今天的人们也许只集中收藏中国艺术或日本艺术,但我认为在美国,收藏杰出亚洲艺术品的时代从未终结,因为每天都有新的收藏家诞生。同时,拍卖会产生的高价也在唤醒收藏者,吸引着他们像前辈一样热心地购买。” 

  安思远涉足亚洲艺术品的领域之宽之广至今无人超越。尽管对未来乐观,但Tina 还是掩饰不住惋惜之情:“安思远的确在收藏领域是一位开创性人物,促成了中国家具和现代中国画收藏领域的形成,并且慷慨地向中国回赠了许多藏品。他去过安徽,参与修复并挽救那里的古代建筑。另外,他拥有极高的品味,能够引领风尚。他那个时代因为有很多还未开拓的领域,但是这种机会已经无法复制。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,安思远的时代也一去不返了。” 

  业界普遍认为,能够造就安思远的时代大背景也一去不复返,因此很难再出现安思远式的人物。曾经因为战乱很多中国古董艺术品流落海外,加之中国经济长时期处于低潮,使西方人能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购买中国艺术品。到如今,可以大量收藏中国顶尖艺术品的机会也无法复制了。当中国艺术品越来越贵,既收藏不起,又很难从中获取利益。绝少有美国人再将注意力投向这里。台湾著名艺术品经纪人陈仁毅说:“以西方艺术市场而论,安思远所代表的那个一个时代的确结束。包括对文化和品位的认同,包括新时代之后驱动经济实力去购买,还因为喜欢中国艺术的像洛克菲勒那样的一批老藏家纷纷谢世,审美环境已然发生变化。在安思远时代,中国艺术品很便宜,想要成为一个收藏家或者古董商很容易。同时个别中国藏家的不良行为影响了中国和中国艺术品的声誉。今天即便很有钱的西方人,看到中国人也很害怕。因为中国人经常在外面耍横,一个拍子举完全场,更有甚者拍完不付款。这不仅引来西方人的反感,甚至连带着他们对中国的艺术品的反感。所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”另外,亚洲艺术周主席康诺弗从其他角度认为,一个时代的审美也在发生变化,今天的美国人对中国古董感兴趣的已经不多,甚至中国人也会把眼光投向更宽的领域。 

  主要接盘者:博物馆和华人买家   

  安思远的主要藏品流向了何方呢?据悉,安思远生前早已就对自己的收藏做了妥善安排,他并未选择将其收藏完全通过公开市场出售。除了委托佳士得拍卖的艺术品之外,其他的艺术品将捐赠大都会博物馆等艺术机构收藏。因此,最大的接盘者应该是博物馆或其他机构。从佳士得这次拍卖来看,虽然没做详尽统计,但一批一批华人纷至沓来,不仅成就了纽约亚洲艺术周历史上人流量的峰值,还给安思远专场拍卖带来无限的想象力。在已经公布的三场拍卖中,虽然有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的人参与竞标,但真正买到手的还是以华人居多。前十位的拍品中亚洲买家差不多占八成。除了极个别拍品,如汉代铜鎏金熊被英国大古董商艾斯肯拉尼买走,个别东南亚、日本的作品被其他地区人买走,绝大多数拍品均被中国藏家拿下。 

  据安思远友人、哈弗大学教授Robert介绍:在安思远生前,他的大买家除了像洛克菲勒这样的超级富翁,还有很重要的买家就是博物馆。“几乎美国、欧洲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都从BOB(安思远)那里买很多东西。”大家十分熟悉的淳化阁贴,就是安思远与上海博物馆经过协商而易手的。曾经是安思远的朋友和交易伙伴,洛克菲勒等大收藏家,在他去世之后,大量的中国艺术品被捐与了Asia Society(亚洲社区),最终也在博物馆等机构中沉淀下来。 

  安思远在他生前和生后都向博物馆捐赠了大量的东西。Robert解释说:“因为安思远是个非常慷慨的人,所以他会毫不吝惜地捐赠。另外一方面,他是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人,他自己虽然并没有念过什么书,主要通过自学成才,但是他一直重视学习,非常清楚院校教育的必要性,他更明白博物馆对于教育学生所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。所以他挑选了对研究、对学术有帮助的东西捐献给了几家博物馆。有他这么慷慨和认知的古董商是极其罕见的。” 

  安思远有选择的将主要藏品捐给了四家博物馆:纽约大都会、华盛顿赛克勒国立博物馆、哈弗大学博物馆、耶鲁大学博物馆。为每个博物馆捐献什么样的东西,安思远也是有选择的。他为大都会捐献了重要的中国书画藏品,其中包括齐白石在内的近现代名家的作品。而对于华盛顿博物馆,他主要捐赠的则是中国书法作品。早期高古器物,如汉陶明器等主要捐献给了耶鲁大学的博物馆。而中国文房器物,他重点捐献给了耶鲁大学。没有人能够很清楚的说明为什么安思远能划分出四个品类,并有侧重地捐个不同的博物馆。Robert分析说:“像大都会是人流最多的地方,他们之前的侧重点都放在古代书画方面,在中国近现代及当代书画方面偏弱。安思远的东西进去之后,等于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。安思远70年代的时候开始收藏中国近现代书画,所以他捐给大都会的那批东西,是非常有价值的一笔捐赠。他同时意识到院校教育的重要,所以他把研究价值更高的东西给了哈弗和耶鲁。我想总体来看,安思远是希望自己的藏品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用,可以让后人享用。他可能也并不希望捐给一个资源已经很丰富的博物馆,让东西都躺在库房里,而没有能够充分得到研究和被展示。所以他非常精心地划分四个品类并挑选了四家博物馆。”张子宁补充道:包括这次的拍卖全选择无底价,也是希望真正喜欢的人能够不顾忌价格而竞投,当然最终是价高者得。但总体说来,他希望自己的东西可以被赏识,被利用,而不是停在哪个库房或者角落里。 

  话语权能否回归?  

  安思远到了不得不离开他所珍爱的艺术品的时候,从之前对博物馆的慷慨捐赠,再到佳士得将其藏品推上拍场系数遣散,以安思远为代表的收藏时代真的划上了句号的同时,也让以西方为主收藏中国艺术品的时代划上了阶段性的休止符!虽然安思远给第七届纽约艺术周再次带来丰富的亚洲艺术,但近年来可以明显地感受到,纽约、伦敦地区的亚洲艺术周所呈现的艺术品资源一年不如一年。连邦瀚斯全球主席施福自己都说:“虽然现在伦敦拍得还行,我们也不会轻易放弃,但伦敦不会是发展中国艺术品的重点,重点一定是香港!” 

  种种迹象显示,中国艺术品的市场重心会明显偏向亚洲。陈仁毅认为:“二十年前的博览会是全世界最好的古董商把最好的东西拿到纽约来,到十年后这些古董商就不再出现,因为没有好东西了,市场便慢慢分散了。到如今,已经不是这边的古董商经营有什么问题,而是他们已经没有东西了!香港作为中心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。全球艺廊都到香港驻点,香港政府也大力做多,包括西九龙在内,各个地方都想办法去圈文化的大蛋糕,跟创意这一块的生意。未来,可能以纽约为主的美欧藏家,他们想要获得更多、更好的艺术品,就要往亚洲跑。苏富比(纽约)、佳士得(纽约)今后的生意会越来越辛苦。现在就有很多藏家卖东西会指定给苏富比(香港),因为他们认为给苏富比(香港)能卖出更好的价钱。所以这次纽约盛会,既是追思安思远个人,也是追思纽约市场。”陈仁毅相信,随着越来越多的亚洲和中国艺术品回流,欧美市场将面临资源短缺,必然导致中国艺术品主要话语权以西方为主的时代终结。随着中国藏家慢慢对本国艺术品研究的深入,本应该自主拥有更多的话语权。大陆艺术品商杨先生也说到:如今,像明清瓷器的话语权其实早已不再国外。像艾斯肯拉尼等著名古董商,近来在大量收购高古器物,一方面高古器物在海外还可以找到,价位也相对合适,另外也是希望通过占有大量资源来占有这方面的话语权。” 

  中国艺术品的话语权的回归在渐行渐近,张子宁也表现了某种担忧:以目前的形式来看,华人购买艺术品更多的还是以经济为导向,以投资为目的,并没有对自己手中的资源进行很好的研究,而且整体无论是香港还是大陆研究能力都不足。况且还有大量的中国艺术精品存留在海外的博物馆中。中心最终为大陆或者香港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

浏览: